半月谈:“全国通行证不能通全国”背后是否存在腐败、官僚主义等乱象?

  “有了证,也不能下高速”“说好的全国互认,各地却只认自己的‘码’”“手机里装了十几个‘地方码’App,填得头晕眼花”“申请了证,反而多了一道查验手续”……疫情之下,为畅通物流运输,各地陆续制发全国统一式样的《重点物资运输车辆通行证》(以下简称“通行证”)。但不少货运司机向半月谈记者反映,无论他们有没有全国统一的通行证,通过部分城市交通卡口仍不容易。


  近期,为做好重点物资保供保运,推动跨区域物资运输畅通有序,国务院物流保通保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通知,进一步规范了重点物资运输车辆通行证制度。“五一”假期以来,“通行证”陆续在各地启用,物流不通不畅的问题总体得到缓解,但一些地方仍然出现“全国证不能通全国”的怪现象,不仅让全国通行证效力一定程度上打了折扣,更给物流和生产企业及其从业者造成一些困惑。究其原因“证”的式样在全国范围统一了,但发证的权限还在地方,且发证的部门涉及发改、工信、公安、交通、商务、农业农村等。具体到把“证”发给谁、怎么发,哪些算是重点物资,哪些行业是关键,哪个范围最合理……据货运企业和司机介绍,这些问题不仅全国尚无统一标准,各地也无明确细则。

  标准不明确,乱象易滋生。一些需要申请通行证的企业向半月谈记者反映,别看通行证这幺小的事情,有时你不给点好处,不“打点打点”,要拿到证不容易。

  基层的这些反映是否属实?是否存在苗头性的迹象?应当引起主管部门和纪检监察部门的高度关注和重视。“通行证”有权力加持,存在权力寻租的空间,可能滋生违规发放、倒卖、加价等乱象,需要及时予以规范、查处和警示。

  “全国证难通全国”的深层原因还在于,地方与地方之间人、车、货、企业的数据信息没有互联互通。事实上,再高层级的通行证也只是“半块虎符”,通行查验是“必选项”。若各方数据信息不通,基层查验方面就没法掌握“另半块虎符”。于是基层只能自建平台收集数据用以核验,就必然造成企业和司机反复登记申请,进而造成还是“地方码(地方通行证)”说了算的局面。
  因疫情被物流“卡住脖子”的企业主“卡不起”,被“堵在路上”的货车司机“等不起”,与经济运行及人民群众生活息息相关的交通“慢不起”。业界人士呼吁,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必须统筹,要抓紧完善“通行证”管理,不能放任一些地方“层层加码”,让本应“治堵”的通行证给通行“添堵”。只有高效透明发证、实现层层互通互认,“通行证”才能真正“通全国”。   (半月谈评论员 潘晔 杨绍功)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